射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射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石墙上的千古之谜-【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30:06 阅读: 来源:射灯厂家

自我懂事以来,就被父母告知不许靠近后院的石墙。后院的大铁门早已锈迹斑斑,上面的铁锁也锈的不成样子,透过铁门的缝隙可以看到院子里杂草丛生,而墙也被树藤爬满,根本看不到原本的石墙。一片诡异阴森的样子。若不是那件事情,我也许永远不会知道石墙上的秘密...我放下手中的锁,撑开纸伞,外面下着大雨,可是我这个老人已经无所顾忌了。

................................................................................

“阿成啊,把这些锁件带给你张叔去。”母亲的声音再一次打断了我。

我不耐烦的回答:“知道了,等我做完这些伞就去。”

我家是做雨伞的,不知道那一代开始的,到了我这一代已经是溜光、抛形、伞架、上彩样样精通。不过家里倒是有一张图纸,父亲保存的很严实,从来不让我碰,说以后自然会交到我的手上。张叔家是做锁的,和我家一样都是祖上传下来的手艺,一直守在这条老街。

我提着一大包锁件,还挺沉,不过好在张叔家在街头我家在街尾,相距不是太远。

等我到张叔家已是满头大汗了,比我想象的要累多了!到了张叔家门口,张叔见我来了,赶忙从屋里跑出来接过东西,眼睛早就笑成一条缝了。

“阿成啊,快到屋里歇会喝口茶吧,呵呵”张叔接过东西提着往屋里走,我自然也是跟着进去了,大约十年前我就把这当成我第二个家了,不必和张叔客套。

随手摸了张椅子躺了下来,大口的喘着气:“哎呀张叔啊,看到锁件比看到我还亲啊。”我打趣道:“你这满铺子都是锁,我看你这辈子都离不开锁了。”

“哈哈,阿成啊,叔这辈子是离不开锁了,我们这家人都离不开了。”张叔的意思很显然是...

“阿成来啦,还真是稀客呢,今天不在家做伞了啊!”阿琴从侧门走了进来,穿着黑色的连衣短裙,黑色的高跟鞋,再配上黑色齐肩的黑发,仿佛和黑色杠上了。一脸怨气的坐到了我旁边。

张叔见势底下头摆弄他的锁去了,满脸笑意,不过那意思也很明显: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不就不凑热闹了。

“嗨,这不是最近接了一笔单子嘛,人家说要这种手工的油纸伞,什么领导视察,要给领导展示地方特色。”我极力解释道。我心里是恨死了这封建迷信的娃娃亲。

“哦~这就是你半个月不来我家的原因啦?”阿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的我心里发毛,因为我从小就觉得这个阿琴特别诡异,原因是因为小时候我被她锁到过黑屋子里待了一整夜。

“阿琴你喝茶,嘿嘿,我也是没有办法,毕竟全家人还靠我吃饭呢。”我笑着把桌子上喝了一半的茶给阿琴递过去。

阿琴接过茶杯一饮而尽!看得我整个人表情都僵在那了,里面可是有满底的茶叶啊!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阿琴一把抓起我的胳膊就往外走,我急忙挣脱,可是,看似瘦弱的阿琴一直力气都比我大,我根本无法挣脱。

“诶,张叔,张叔...!”我活生生被阿琴拖了出去,张叔仿佛没听见一般还在低头弄手里的东西。

“呵呵,现在的年轻人啊。”张居正无奈的摇了摇头,手里的工作已经完成了。

“阿琴你要带我去哪啊?”我胳膊被拽的痛,只好乖乖服从她的方向。

“我告诉你,姓陈的!今晚你必须陪我过七夕节!”阿琴停下脚步,松开我的胳膊,怨妇般的看着我。我仿佛一瞬间从她身上看到了数年以后泼妇骂街的影子...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行了,能不能温柔点啊,动不动就...”我支支吾吾的,往下的话是不敢说了。

“你还不情愿?要知道追我的人能从这排到你家!” 阿琴一副很铁不成钢的样子。

“都是我的错啦~我又没说不愿意。”我小声的说道,仿佛此时我才是受了委屈的小姑娘。根据我以往十多年的经验,如果这个时候我不认错的话,阿琴又要把我拖回我家,把我往地上一扔,然后找我母亲诉苦,说我是怎样怎样欺负她了...全是套路啊。

“那我们今晚去哪玩呀?”阿琴瞬间又变成乖巧少女的样子,语气也温柔多了。我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翻脸比火箭还快的样子了。

“那,今晚我们去...吃饭怎样?”我也得装成一副大男人的语调。

“又是吃饭,每次都是吃饭,这次不能换换别的嘛?”阿琴摇着我的胳膊说道。

在我说完吃饭之后阿琴居然没生气!看来这次情绪比较稳定,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今晚咱们去山上放孔明灯吧,怎样?”我问道。阿琴挎着我的手臂,时不时的我们都会往中间走然后挤到一起,情节严重时还摔倒过,这辈子没有过默契...

“好啊,好啊,那我回去换衣服,你喜欢我穿什么衣服?”阿琴看着我,其实安静的时候还是挺可爱的...

我怎么知道要穿什么衣服!但是我知道也不能敷衍过去,那就...乡下人随上家吧。

“额,其实我觉得你这件连衣裙就挺好的呢,挺漂亮的。”我装作一副十分认真的样子。

“嗯嗯,那好,晚上你来接我哦。我先回家准备一下!”阿琴松开我的手臂,仿佛一下回到小女孩那个世代,笑嘻嘻的回家了。

看着阿琴的背影,我不由的告诉自己,认命吧!你是逃不了阿琴的魔爪的。

夜幕来临,灯火嫣然。

我骑着摩托车来到张叔家门口,特意按了几下喇叭声。阿琴背着一个包从家里走了出来,张叔也跟着出来了。

告别张叔,阿琴从身后搂着我,身体时不时的挤压在一起,可是阿琴还是抱的那么紧,仿佛怕我从车上掉下来一样。为了缓解尴尬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啥话题。

“阿琴呀,张叔让咱们早点回家,那咱们放完孔明灯就回家吧?”

“好啊,那回你家,还是回我家?”阿琴笑道。

“当然是回我家啦,我的活还没做完呢。”我开个玩笑,反正我自己是悄悄的笑了。

“好呀~那就回你家~”阿琴把脸靠在我的背上,搞得我莫名其妙的有了一种...心碎的感觉!不过转瞬即逝了。

山上人很多,我锁好车子,阿琴挎着我一起向山上走去。

“好多人啊,好热闹啊。”阿琴笑的像个小孩子一样。

“那以后我们每年都来。”我心想终于找个稳定的活动了。

“好呀,咱们每年都来!”阿琴搂着我的腰,嘻嘻的笑着。很好听,要是平时也这样就好了。

不一会我们就走到了山顶。阿琴要买两个孔明灯,而我则是神奇的给她变出了两个我自己做的。

我们许上了各自的愿望,双手合十默念了一边。

“阿成,你许的什么愿望啊?”阿琴睁开研究就问我这个问题。我想这能随便说嘛,说出来就不灵了。

“等应验的那天我就告诉你”我刮了一下阿琴的鼻子。

一切都完毕了。我和阿琴携着手下山而去,心想总算是没出什么叉子。

月光照人,游人慢慢散尽,突然!一个小孩从路边滑下山崖!而我是离他最近的人!来不及多想,挣开阿琴的手,猛的跃去,一手抓住了孩子的脚。路边其他的游人都围成圈的围观,可是没人来帮忙!

阿琴抓着我,我抓着孩子,就这么僵持着。

“来人帮忙啊!”阿琴大喊道。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是什么情况”“快走吧,这种事情看了没好处的”游人一哄而散。

我心生冷汗,孩子吓的大哭了起来,这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脑袋里只有一个声音!不能放手!

“阿琴!咱们用力把孩子甩上去!”我吃力的喊道,就这样抓着迟早我会没力气的,还不如趁现在有力气拼一把!

“好!”阿琴也不废话,和我一起用力甩,这是我们目前为止最默契的一次了。

“我喊三二一就松手!”我像面条一样甩了三下,把孩子甩了上去。

后来,我们救了孩子,不过回荡的那一下力量太大了,阿琴死活不肯松开我,我们就一起掉进了山里,当然我们没有摔死,不然现在我也没有机会说出这石墙上的千古之谜。

“阿成你没事吧!”阿琴头上被摔破了,留着血,一脸急切的看着我。

我努力的睁开眼睛,感觉浑身上下的骨头都断了,山谷的光线很暗,我的视野里只有阿琴。

“我没事..还死不了的。”我紧紧握住阿琴的手,以证明我的命也很大。

“阿琴小心!”我一把推开阿琴,自己身子也朝旁边滚去!因为我看到了一个野兽在阿琴身后要扑下来,光线这么暗,我根本看不清那是什么野兽,不过这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它要杀了我们!

阿琴也反应过来了,还和往常一样,一把就把我拽了过去,背在身上就跑!是血!隐隐就着月光,我可以看到我手上从阿琴衣服上沾到的液体是红色的!

“阿琴!你受伤了!别管我了!”我靠着阿琴的耳边说道,声音很小,我怕那怪物会闻声跟过来,而我也真的很虚弱。

“别说傻话了,我等了你一千年了,怎么会丢下你呢。”阿琴声音很平静,直觉告诉我阿琴说的是真的。

“那好,我们就一直在一起。”我紧紧抱着阿琴,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流变全身。

“这就对了,阿成真乖。”阿琴的声音很轻,和往常一样,仿佛感觉不到身上的伤口一样,很平静的回答着我。

不知跑了多久,野兽的咆哮声已经听不到了。

突然间!四周亮起!不过我接下来的景象让我感到更加绝望,因为四周都是墙!是墙上火把的光照亮的。

而我和阿琴就在这六面墙的中间,像是被关进了一个盒子里一样。

“放下我吧,阿琴”我顺势从阿琴身上下来。

四周墙上绘的东西都是我从未见过的图案,很诡异。

我去砸墙,墙壁根本没有反应,我们会饿死在这里的,除非找到出去的办法。

“阿成,别找了,没有出口的。”阿琴在我身后说道。我转过身,阿琴的裙子紧贴在大腿上,失血太多了!

我急忙跑过去扶着阿琴:“我们会出去的,别担心!”我安慰道。

阿琴看着我的眼睛,我看着阿琴的眼睛,彼此有过从未有的平静。

“阿成,你爱我嘛?”

我没想到阿琴会突然问这个。

“当然爱你啊,小傻瓜。”我抚摸着阿琴的脸颊,红色的液体顺着阿琴的脸颊留到我的手上,从我的手臂滴下。

“那你从什么时候爱上我的?”阿琴很平静,血留在她的脸上有一种别样的美。

“从,你把我关在小黑屋的那次,我还哭着让你放我出去呢。”我知道我们跑不出去了。原来我从没好好的看过阿琴,她这么美!

“那你为什么一直躲着我呢?”阿琴看着我的眼睛。

我没有躲避,她的眼睛仿佛有一种魔力。

“我...我害怕失去你。”我抱住阿琴,阿琴身体无力的被我抱着。

“那就好,我以为你一直讨厌我!”阿琴也抱住我,阿琴没有力气了!平时可是勒的我喘不过气,现在就像一根系不紧的绳子挂在身上。

我知道阿琴现在很开心。

阿琴从我身上滑落,我急忙抱住阿琴,我用手臂给阿琴枕着,尽力让她的身体压在我身上,而不是接触冰冷的地面。

“你许的愿望是什么?”阿琴抓着我的手,虚弱的看着我。

“当然是永远在一起啊。”我握着阿琴的手紧贴在我的脸上,眼泪也不争气的流了下来。“看来我的愿望要实现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我看着阿琴,空间也越来越小了,墙壁在靠拢!

“一千年的诅咒终于要结束了,下辈子等我好不好?”阿琴也哭了握着我的手问道。

“当然了啊,我们生生世世都会在一起的。”

空间越来越小。

“阿琴,你许的什么愿望?”我忍着眼泪,可还是控制不住的往外流。我希望我们在临死之前,少留一些遗憾,因为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来生。

阿琴吐了一口血,很痛苦,很挣扎,这是她最后的力气了:“我我的愿望是..是没有我以后,你你能好好活下去。”

“这一切你早就知道对么?”我知道阿琴知道好多事情,不过那些不重要了,真的不重要了,我只想和阿琴死在一起。

“这是命,逃不不掉的”阿琴抱着我用尽最后的力气:“上三位七,左四上六。我们来生再见。”

后来我按照阿琴的话,在被挤压死之前解开了房间的锁,因为只有房间最后才可以被解开,而解开的时候只有能够一个人逃出来的时间,阿琴把生的机会留给了我。

再后来我继承了张叔的锁艺,做伞也做锁。多年以后,我在石墙上面找到了答案。

这一切都是注定好了的,真心相爱的人只有经过一千年的磨难才能向神证明相爱的决心,得到神的祝福。而阿琴在下一世等着我,我也深知,相见的日子不远了...我闭上眼睛,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一生中最开心的时刻。

---- 作者寄语:木夕在这里,祝愿天下真情人,终成眷属。觉得不错就支持一下!

阴阳西游

舞动青春无限钻石版

战天神

掌上修仙破解版爱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