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射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逃亡路断大阴山-【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16:02:45 阅读: 来源:射灯厂家

□ 刘如涛

他身负命案,隐姓埋名,与妻子潜逃千里之外。19年来,乐亭民警殚精竭虑,丝毫没有放松对他们的追捕。当民警从档案室取出当年开具的刑事拘留证、两名犯罪嫌疑人用颤抖的手签上了名字时,所有的人都长舒了一口气……

村南的呼救声

1995年11月20日,万木萧条。第一场雨夹雪过后,人们感到一阵紧似一阵的寒意。这天晚饭后,毛庄镇村民李某正在堂屋收拾东西,她16岁的女儿在东屋里看电视。突然,女主人听到南边的麦田里传来“救命、救命……”的呼喊声。她立即放下手里的活儿,叫上女儿,拿起手电筒循声而去。路上,李某听见那撕心裂肺的呼救声里还夹杂着噼里啪啦的打击声。不一会儿,声音戛然而止,周围一片寂静。

母女俩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一条土路上,见到一辆头朝西停放的小轿车,前后车灯都亮着。李某用手电筒往车里照了一下,没有人。她们壮着胆子绕着车辆查看,突然,她们发现车北边平躺着一个男子,头上流着血,一动不动。 她赶紧拉上女儿回去找来丈夫。她丈夫到现场一看,人已断了气,于是急忙就近去邻村找来村支部书记。村支部书记用当时农村少有的“大哥大”拨打了“110”报警电话。此时,已是晚上9时。

漫漫追逃路

乐亭县公安局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勘查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乐亭警方连夜成立了专案组,案件侦破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次日,专案组查找到了死者林立(化名)的信息。3个月前,他与人合伙购置了一辆小轿车跑出租。据他妻子介绍,林立11月20日下午离家,一直没有回去,家人正在四处寻找,没想到等来了丈夫死亡的噩耗。

经法医鉴定,死者系因钝器打击头部致重度颅脑损伤死亡。专案组由近及远,展开拉网式的摸排。3日内,李山、黄艳(均为化名)浮出水面,被确定为犯罪嫌疑人。但警方实施抓捕时,二人已经潜逃。

李、黄被乐亭警方上网追逃。多少年来,乐亭公安局先后组成十几个抓捕小组,到辽宁、陕西、内蒙古等地抓捕,但每次都是空手而归。逢年过节,对李、黄可能去的地方,警方均安排警力蹲坑守候,但每每无功而返。寒暑易节,年复一年,有不少当年办案的民警带着遗憾离岗、退休。

大阴山下落法网

2014年6月25日,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110国道,车流如织。大阴山脚下的哈德门收费站与往日一样,繁忙异常。

6时40分,包头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河西区大队一中队民警郜飞、贾志强正在执勤。这时,一辆摩托车向收费站驶来,看到民警,驾车男子欲调头离开。该男子故意躲避检查的行为引起了民警的注意。于是,郜飞、贾志强立即上前拦下该车,示意该男子接受检查。男子自称王义丰,说话吞吞吐吐,神色不定。这越发引起了民警的警觉。在民警再三盘问下,该男子最终承认自己叫李山,河北省乐亭县人,1995年在家乡与人打架后来到包头市。

民警立即将情况上报到大队,经网上比对,证实李山是涉嫌命案的在逃犯罪嫌疑人。大队当即与乐亭县公安局取得联系,又得知此案还涉及另外一名犯罪嫌疑人黄艳。包头警方随即安排对黄艳布控。恰在此时,一名女子出现在交警大队门口。经询问,此人正是黄艳。

当日,包头警方将李、黄分别羁押在市看守所和昆区看守所。乐亭警方得知李、黄双双落网,连夜派人前往押解。

三十元钱酿命案

李、黄两名犯罪嫌疑人的交代再现了1995年11月20日那个寒冷的夜晚。

李山和黄艳租车从乐亭去唐山的路上,李山想先到果园买些苹果。于是,他让司机驾车到康庄果园。车停在果园门口,司机和黄艳留在车上,李山自己进了果园。可园主人说来得太晚,没有苹果了。李山悻悻而回。

路上,司机要求加50元车费,李山只肯给20元。两人争执不下,接着,两人都下了车。李山先后用拳头以及类似扳手的东西击打司机的头部,将司机打倒在地,后,李山继续对其拳打脚踢。渐渐地,司机不动了。李山见事情不妙,拽起黄艳快速消失在茫茫夜幕中。

十九年噩梦初醒

事发后,李山、黄艳决定向包头市逃亡。从渤海之滨到阴山脚下,从乡村到大城市,苍茫阴山,遮断归途。面对茫茫人海,李山、黄艳举目无亲,心中凄惨之情油然而生。但为了逃避法律制裁,二人先在银盘湾住了一年,之后又移居到张家营子,在那里租了两间平房,一直住到落网之日。

逃亡的日子里,二人承受着经济和心理的双重压力。李山先是打零工,帮别人装一车炭才赚5元钱,有时雇主还百般刁难不给工钱。到包头的第二年,他们有了一个男孩儿。为了赚钱养活三口之家,李山付出了更多的努力。

在逃亡的漫长岁月里,两人租住在城乡接合部,平日里慎言慎语,提心吊胆。李山更是多干活,少说话,从不与人闹矛盾。他说,他最怕的是警笛声,一听到就睡不着觉,还做噩梦。

这些年,黄艳一直操持家务,抚养孩子。她与李山并没有因为生了儿子平添欢乐,相反,怕一旦落网连累孩子。

黄艳被押解回乐亭后,心情沉重地说:“我是家中最小的一个,也是让父母最操心的一个,这么多年隐姓埋名,也不敢和家里联系,让父母担心,我对不起父母;现在我和丈夫都被抓了起来,把孩子一个人留在千里之外,我们对不起孩子;一时冲动害了一条人命,毁了两个家庭的幸福,我们罪孽深重……”

集成电路测试仪

隔离网

安徽雷澳在线咨询

U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