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射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台湾基隆前议长涉贪被起诉用公款付儿女学费搜了网

发布时间:2019-10-12 16:46:25 阅读: 来源:射灯厂家

台湾基隆前议长涉贪被起诉 用公款付儿女学费

中新网12月27日电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台湾基隆市议会前议长黄景泰涉贪案,基隆地检署在他卸任隔日依3案5罪名将他提起公诉。起诉书中载明,黄涉嫌诈领市议会公款950万(新台币,下同),且假借工程护航金主并向建商索贿,诈领款项用来支付自己及家人的保险费及信用卡日常支出,最离谱的是,连小孩的学费都是以此支付。

议员、总务 10人被诉

经历7个月的调查,检方昨将黄景泰、前议员郑怡信、总务张惟智、厂商林炳良、吕政隆、曹冬梁和警员高振楹,与刘姓、黄姓、罗姓建商等10人,分别依贪污等罪起诉。

其中8名在押被告移审基隆地院开接押庭,合议庭今日凌晨进行评议。

主任检察官周启勇指出,黄景泰涉及贪污治罪条例中利用职务上机会诈取公有财物、采购浮报价额、公务员职务上行贿罪,以及刑法的行使不实公文、制作不实会计凭证等5罪。检方要求法院从重量刑,黄景泰若各指控都被判有罪,刑期超过10年。

起诉指出,黄景泰自担任议长,便藉其职务及权势,从2011年2月起就透过总务组长张惟智,利用厂商所开出的不实单据,诈领约950万的议会公款后自行核销,其中的675万,被黄用来支付自己的信用卡账单、家庭水电费,最夸张的是连他儿子、女儿就读初中、小的学费,都是以诈领来的公款来缴。

除了诈领公款,黄景泰与郑怡信也疑似接受建商贿款,检调发现,2012年间,黄、郑向暖暖一家建商施压,在议会连手提案,以要求停工方式,阻挠建商施工,建商不堪其扰下,只好向两人行贿各50万,而黄、郑收下钱后,瞬间从“从黑脸变白脸”,放行让建商继续施工。

另外,黄景泰为了护航金主所经营的拥恒文创园区,更特地勾结郑怡信充当白手套,以每位20至50万元的代价,请郑游走各议员间行贿,让议员们提案并同意月眉路拓宽工程,最后使得高达5亿多元的公帑,用于无开发利益的“穷乡僻壤”里,好似将白花花的钱丢入大海中。

主任检察官周启勇指出,检方昨日仅就黄景泰涉及的部分弊案起诉,此外,黄另涉丽源建设温泉小区、真爱花园城堡样品屋、甲山林机构城上城等弊案与诈领议事运作费等4个弊案,尚由检方侦查中。

周启勇表示,由于犯罪事证明确,而且黄景泰犯后态度不佳,坚决否认犯案,故建请法官从重量刑。检方在下午将黄景泰移审基隆地院,法院晚间召开接押庭,将裁定黄景泰等人是否继续羁押。

礼品低买高报 黄议长啥都贪

黄景泰涉贪案中,出现不少“光怪陆离”的诈领公款项目,包括从2011年来,黄就常常担任集团结婚的主婚人,并致赠新人“双囍对章”当贺礼,每送一对贺礼,黄就从中以假单据核销,藉此诈领公款中饱私囊。

检方针对黄景泰任议长以来的每项单据都详细调查,发现大部分的单据都集中在某几家厂商,而品项多以“礼品”、“议会赠品”的大范围字眼带过,但再以相关公文比对,发现黄的秘书张惟智常常“低买高报”单据,不仅品项不符,甚至连购入价格都比市价高许多。

像是黄景泰每年都身为基隆市集团结婚的主婚人,都会致赠新人金饰等,但与银楼业者洽购时,业者都称若发票品项开立“金饰”,公部门将无法报账核销,但黄仍指示秘书“照买”,并找其他礼品业者开立发票核销,藉此低买高报牟取不法利益。

黄有时以议会名义招待宾客,餐厅业者都会直接拿“空白发票”给黄的秘书填写价格,业者私下表示“这是长年以来的默契”,有时还会一次开出多张空白收据,以便让市议会运用,希望打好关系,让政商名流多光顾。

检方也发现,市价仅399元的红酒,酒商卖给市议会后价格立即变成700元,而一份记者会餐点市价仅100元,核销单据却变成300元,而不同业者单据上的字迹却相同,更让检调起疑,抽丝剥茧下才发现都是不实单据。

(原标题:基隆前议长涉贪被起诉 连儿女学费都用公款付)

催化燃烧设备

硅PU价格

酒店床垫批发

星力9代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