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射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三大标准争手机电视地盘业界等待规模效应

发布时间:2020-02-11 05:36:22 阅读: 来源:射灯厂家

在手机电视热闹繁荣的背后,标准不明成为一个隐忧。如不能妥善解决,将有可能造成各方自立标准的混乱局面

手机电视是采用广播模式还是电信模式?在上海文广手机电视项目即将进入商用阶段,广东正在进行手机电视试验以及其他省市移动电视公司对手机电视市场摩拳擦掌的时候,谋求一个统一的标准,成为业界的热盼!

现在,虽然3G还未上马,但是作为3G“杀手级应用”之一的手机电视已经受到了热烈追捧。2005年12月3日,中国移动宣布其支持流媒体技术标准的手机电视用户正式突破17万,并且考虑从2006年开始对内容收费。

与运营商的动作相呼应的是,诺基亚、高通等跨国通讯巨头纷纷宣布在华大力推广其手机电视技术标准,诺基亚甚至准备在中国建设手机电视的专用试验网,以保证其能够在2008年全面商用。

继IPTV之后,一场手机电视的技术标准大战已在上演。谁能取得最后的成功?

三大标准争抢地盘

在产业链的支持下,手机电视能在今年与消费者见面吗?这是一个现在无法回答的问题!因为在手机电视即将商用的前夕,手机电视标准的凌乱打乱了业界的步伐。

广电总局科技司吴贤纶介绍,手机电视标准根据运营模式不同,分为两大类:即点对面覆盖的广播模式和流媒体的电信模式。

广播模式又分为两种运营思路:一种是节目内容和运营网络完全由广电提供,只需在手机终端加一块接收芯片,用户免费收看电视,运营收入主要来自广告;另外一种思路是广电和电信优势互补,广电负责节目内容和地面数字无线网络的运营,电信则充分发挥其双向网络和计费的优势,提供互动增值服务和收费的功能。广播模式的主要标准是欧洲的DVB-H和韩国的DMB。

电信模式则完全通过下一代移动通信网络(3G)传输流媒体信号,广电机构只提供节目内容,相当于CP(内容提供商)的角色。这种模式的主要标准是美国高通公司的MediaFLO。

目前产业链比较成熟的标准是欧洲标准DVB-H和韩国标准DMB。DVB-H背后有诺基亚、飞利浦等欧洲巨头的支持,DMB也有三星和LG这样的强力后盾。

为了在中国首先尝到手机电视带来的利益,这3种模式展开了争斗。

“我们正在搭建手机电视技术平台,更倾向于使用韩国的DMB标准。”成都市移动数字电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陈晓伟透露,现在DMB比其他标准走得更快一些。

据了解,为推广DMB模式,韩国通信研究院专门在北京设立了一个组织,主要负责DMB标准在中国的推广。“这个组织一直在和我们联系,让我们试用他们的系统,但是对于欧洲的DVB-H标准,我却不知道应该和谁联系。”陈晓伟说。

相比之下,诺基亚支持的手机电视标准DVH-B已经在欧洲取得了广泛接受,内容制作和终端支持阵营庞大,在市场化上走在了前面。而高通的MediaFLO则还在初步推广阶段,相比之下落了下风。

虽然诺基亚、高通等的手机电视技术在图像质量上更具优势,据称可以达到目前有线电视的水平。不过,它们的标准都是基于数字广播网络的,严格来说属于广电范畴。如果不能在短期内整合起运营商、内容商和终端商的相关资源,并获得手机电视的相关牌照,要想在未来称霸中国市场将希望渺茫。

而有了韩国的范例,再加上韩国人拿出十多亿美元来推广这个标准,所以在中国,DMB暂时占了上风。

利益是争抢的主因

手机电视吸引来技术提供商、硬件生产商、设备供应商、运营商、内容提供商的目光,缘于他们从韩国经验上看到这一隐藏的财富。

据了解,韩国是目前唯一一个推出商用手机电视业务的国家,而欧洲、日本和美国的手机电视业务均处于试验或试商用阶段。在韩国,手机电视业务的资费为每月13美元,该业务在推出之后短短的3个月内注册用户便超过10万,估计到年底,韩国的手机电视用户有望达到70万。

市场调研表明,大约有60%的手机用户对手机电视业务感兴趣,其可以接受的价格为每月10美元到20美元。据悉,如果手机电视市场起来的话,仅在美国,其规模每年可达600亿美元。600亿美元,一个惊人也诱人的数字。2005年8月,在赫尔辛基进行了一次手机电视业务的演示(基于DVB-H标准),现场的500人当中有一半愿意为该业务每月支付10欧元(约13美元)。

专业电信咨询公司诺盛的研究报告显示,今年中国的手机电视用户将达到50万,市场规模在1300万元左右,但到2008年,用户将达到5220万,市场规模将近13亿元。

而另一家市场研究公司诺达咨询的研究报告指出,手机电视业务投资回收周期至少需要3年,因此要想在2008年进入业务高速增长期时确立市场优势的话,有关公司应该从今年就开始着手进行前期的准备工作。

巨大的利润,吸引着跟随者的脚步。

2005年5月,中国联通就发布了“视讯新干线”手机视频服务,开创了国内手机电视的先河,而紧接着中移动也不甘落后,很快推出GPRS网络支持的手机电视增值服务。据最新一项统计,上海联通已发展了两万户手机电视用户,其中商用手机用户为7000户;而中国移动在2005年的手机电视用户就已突破15万户,仅上海用户就已经超过2万。

运营商的参与,带来手机生产商的跟进。据本刊记者了解,目前,LG、三星、多普达等手机厂商都已研制出支持电视的手机,每台终端的成本在3000元至5000元之间。

正因为手机电视在未来前景诱人,手机电视标准成为各方利益集团争抢的目标就变得毫不奇怪。目前各地已经推出的手机电视新业务,业内人士认为各地对手机电视抱以如此热情,其实并不在于现阶段吸引多少客户,而是为了进行商业模式的探索,以便在网络和政策条件具备后率先抢占地盘。

产业链呼唤标准统一

“本来是一块完整的玉,现在给打碎了,多么可惜的事!”从事数字电视研究的沈先生对手机电视市场作出如此比喻。他认为,标准迟迟未定,必将导致各地方手机电视所采用标准不统一,形成诸侯割据、各自为战的局面。

在采访中,一位国外芯片厂商驻中国的首席代表告诉本刊记者,在中国要做一件事情显然太复杂了。主管部门没有敲定标准,各地方已经开始各自为战,这个产业恐怕永远做不大。手机电视很可能又要走有线电视的老路子,一个区域一套做法,都有自己的网络和节目,很难统一起来,很难形成大气候。

虽然众说纷纭,但是作为主管部门的广电总局却有自己的看法。

“手机电视在形成大规模应用前,很难有一个专门的机构制定标准。” 广电总局中国有线电视网络公司副总工程师盛志凡表示,广播式手机电视标准由广电总局制定,主管部门是广电总局科技司,这是毫无疑问的。手机电视的传输标准涉及面很广,标准什么时候出来很难说。但是,不一定标准出来以后才可以商业运作。“标准的形成与商业实践是互动的,这个互动的过程由产业链上各厂商、运营商以及政府联合完成。”

法国电信研发中心有限公司多媒体增值服务创新实验室刘江平博士认为,广电总局的做法自有其道理:各个城市都想上手机电视项目,广电总局先批准几个试点,这些试点城市可以采用不同的标准。因为现在各个标准也都不是十分完善,广电总局希望在实验过程中,找到最适合国内的标准。

根据行业内的说法,广电总局已经在上海和广东发了一个半的手机电视牌照。上海文广拥有手机电视牌照,而且已经开始商业运营,是其中一个牌照。而广东之所以被称为半个牌照,是因为广东更多被赋予的使命是进行手机电视的测试。

陈晓伟也坦言,手机电视先在各地做起来是比较现实的办法,要实现全国漫游太难了。各地广电部门先在自己的区域内做起来,再说全国漫游的事。但是到时候必然要面对的一个问题就是标准的不统一,漫游肯定会有问题。

“现在地面无线数字电视的标准都没有定,更不要说手机电视标准了。”陈认为,虽然各地方标准不统一给未来埋下了麻烦的种子,但是手机电视的部署作为广电系企业崛起的一个机会,确实不能再等了。

手机电视业务要想取得规模效应,制定一个统一开放的标准成为业界的共识。

筹划税务案例

代理记账会计公司

广州注册公司类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