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还有多少个明天,但我们会好好珍惜每个今天…"/>
射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射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要从一而终照顾好她

发布时间:2020-07-17 17:50:52 阅读: 来源:射灯厂家

600)this.style.width='600px';" border="0" />

“不管还有多少个明天,但我们会好好珍惜每个今天……”4月10日,在平和县医院病房里,一位壮汉紧握着躺在病床上靠呼吸机呼吸的妻子的手,十指相扣,在妻子的耳边亲密地呢喃着。提起妻子的病,今年34岁的黄江林眼角就泛起泪花,一脸的彷徨无助。

1999年,家住平和县霞寨镇西安村的黄江林与同村大他两岁的黄美云走进婚姻殿堂。婚后黄美云操持家务,黄江林在外打工养家糊口,两个女儿的降生给一家人带来了很多的欢乐,日子虽不宽裕倒也其乐融融,然而这种和美的日子并没有一直维持下来。2007年4月,54岁的岳父黄炳生不知不觉肌肉萎缩,四肢无力不能动弹,受这种“怪病”的侵扰,岳父求医三年无果去世。不幸的是,2010年4月,他的妻子黄美云又患上了同样的“怪病”。刚开始右腿有些发麻,使不上劲,后来慢慢地蔓延到全身,直至手脚根本不听使唤,现在只剩下左手轻微会动……从此,黄江林举债背着妻子开始了漫长的求医路。2011年12月,黄江林再次借债,把妻子背进了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跟英国物理学家霍金得了同样的病:运动神经元病,即‘渐冻人’,没有具体的治疗方法,住院一个月后,因支付不起高昂的医药费,只好打包回家。”黄江林无奈地说。

在县医院,笔者看到,因长期住院治疗,黄美云的脸出现浮肿,消瘦的右手摆放在胸前。黄江林掀开妻子脚部的被子,两只小腿明显萎缩,腿骨隐约可见。期待妻子手脚有一天能恢复知觉,黄江林不停地给妻子做按摩,经常给她翻翻身子。

对于黄美云的病情,副主任医师林鸿城说:“治疗的前景不是很明朗,现在她的呼吸肌已经萎缩,只能依靠呼吸机维持,而且吞咽肌也开始萎缩。因长期卧病在床欠缺营养,只能靠输入大量的免疫球蛋白。”

“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不在乎,我妻子还年轻,只有36岁,肯定有办法能治好,我一定要让她在我身边多留些时间。”今年2月19日,妻子黄美云再度住进平和县医院,天天要靠呼吸机呼吸、生活无法自理,但是黄江林还是充满着希望。为了鼓励妻子,他和两个女儿在妻子病床正前方的墙上,用千纸鹤拼起“不抛弃不放弃”“老婆,辛苦了”几个大字。

“日子其实挺难过的。”离开妻子视线的黄江林,其实并没有那么坚强。“妻子身边离不开人,24小时都需要照顾。两个女儿一个14岁,一个10岁,只好寄养在亲戚家里,由亲戚供养着上学。以前做小生意积攒的钱全部花光,家里的宅基地和值钱的东西已经全部变卖,还外借50多万元。妻子住院治疗,光呼吸机一项一天就要1000多块。”他边说边抹着眼泪。

黄美云的病情牵动了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心。连日来,平和县慈善总会、计生局、民政局、妇联等部门深表关切,前来慰问。在黄美云病房的床榻上,一本笔记本工整地记录着200多名爱心人士的捐助名录。

“不抛弃、不放弃,她是我老婆,我就得从一而终地照顾好她。”不忍心看着妻子一天天衰弱下去,黄江林期盼社会各界伸出援手,帮他们一家渡过难关。⊙陈华俐文/图

妻子得了跟英国物理学家霍金同样的病——运动神经元病,34岁的黄江林不抛弃、不放弃:

国外翻墙回国内

美国华人看国内视频

手机海外看国内视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