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射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泉州大桥下红衣女哭泣后走向江中好心人接力救援

发布时间:2020-11-23 03:31:25 阅读: 来源:射灯厂家

闽南网12月11日讯 昨天上午,泉州大桥下,江水缓缓流淌,岸边的淤泥上,还留着三排深深的脚印,记录着前一晚发生的故事。

小陈走下河,将女子救了上来

一排脚印,是和丈夫争吵伤心的阿美(化名),走向河水寻死;一排脚印,是路人小陈跳下河岸,紧急救人;还有一排脚印,是小陈搀扶着阿美,一起上岸。

前晚10点24分,阿美静静地走向江中,江水淹没了她的肩膀。那一刻,寂静的大桥下,空无一人。海都记者赶到现场,一边大声呼喊着水中的女子,一边报警,寻求路人帮助,历经惊险的20多分钟,将阿美从江水中救起。崩溃痛哭后,阿美冷静下来,等来老公,一起回了家。

寒夜里,悲剧没有发生。这一切,要感谢这些好心人:热心的拾荒者张文碧、好心的过路人陈为科和张倩文,还有赶来救援的水上救援队员张国平和张妹信。

桥下遇痛哭女子

拾荒者拨打95060

阿美被救上岸后,坐在桥边,冷得直发抖

“泉州大桥靠近聚宝新城的楼梯上,有个年轻女的情绪非常激动,在哭。大概30岁,穿得很干净,我怕她会出事。”前晚9点48分,贵州人张文碧给海都热线通95060打来电话,他放心不下刚刚遇上的女子。

那晚,38岁的张文碧从泉州大桥的楼梯走下来时,遇见了那名女子,“她坐在楼梯上,哭得很激动,腿上盖着一件大衣,旁边还有一个行李袋。”张文碧说,他在泉州流浪了15年,看了无数人,直觉告诉他,这个女子可能会干傻事。

张文碧试着跟女子聊天,询问她是否遇上难事,需不需要帮助。可女子只说了两声谢谢后,就一直摇头,再不跟他说什么了。担心女子害怕他是坏人,张文碧想帮她报警,也遭到女子的摇头拒绝。

无奈的张文碧离开了。回去的路上,他还是不放心。也许这个女子需要人安慰,只要有人来劝劝她就好了,他想到了海都报。

“我这些年在泉州,每天都看海都报,女记者安慰她,也许就能帮到她。”张文碧说,一般派出所都是男警察出警,所以他没有报警。

上一页123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记者赶到现场

女子已走在江水中

接到线索后,海都记者一边通过电话向张文碧了解情况,一边赶往现场。

当晚10点18分,记者赶到聚宝新城,寻找张文碧所说的痛哭女子。海都记者来到泉州大桥下的旋转楼梯。“怎么没人?”记者走上楼梯,当与张文碧通话时,却看见楼梯上有一个红色的行李袋。

发现行李袋,记者心里一惊,立马转头往江水中一看。灯光昏暗的江面上,有个红色的身影,缓缓走向江水中,江水已经快淹没她的肩膀。“不要啊。”记者朝女子大喊,随后迅速冲下楼梯。“那个女子是不是穿红衣服?”电话中,张文碧确定,江水中的人影就是刚刚哭泣的女子。

女子背对着记者,静静地站在水中。记者一边大声呼喊,劝说女子不要做傻事,一边寻找下河救人的路口。因为四下无人,记者急忙跑到对面的聚宝新城寻求帮助,并赶紧拨打110报警。

大桥下,江水中的女子缓缓移动着,放声大哭。记者再次跑回大桥下,遇上骑车经过的陈为科和张倩文。

过路男子跳下河

趟过淤泥救人

下水救人的陈为科

听见求助呼喊,骑车经过的陈为科和张倩文停下车,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记者向他简单介绍事情经过后,小陈停下电动车,跑到江岸,从岸边缺口的一个木梯子爬下去,踩着河岸边厚重的淤泥,向江中女子走去。

“小心。你不要想不开,有天大的事情,先上岸再说。”记者跑向小陈跳下江岸的地方,大喊让小陈注意安全,并劝说女子配合小陈。淤泥没过膝盖,小陈发现穿鞋行走有些困难,立马脱下鞋子,放在泥滩上,朝着江水中的女子走去。

哭泣的女子还在江水中缓缓移动,小陈一把抓住她后,劝说着有些激动的女子。

上一页123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因家庭纠纷想不开

丈夫道歉后回家

当晚10点38分,小陈扶着轻生女子,缓缓向岸边靠近。在朋友和随后赶来的水上救援队的帮助下,小陈将女子托上岸,随后自己也爬上岸。

女子坐在桥下的台阶,光着脚,双手双腿满是淤泥,冷得直哆嗦。民警赶来,帮助询问女子的身份和家人信息。“你怎么这么傻啊。”小陈同行的朋友张倩文,立马掏出包里的纸巾,帮女子擦掉手上的泥水,心疼地说。

情绪平静后,女子阿美说话了,她今年33岁,南安人,跟丈夫争吵离家出走两天。临江派出所民警立马帮忙联系阿美的丈夫,并将阿美先带回派出所驱寒。给民警留下简单信息后,小陈和朋友骑车默默离开。记者提上阿美的行李袋,随同前往临江派出所等待家人。

“他打我,不是一次两次了。”在派出所里,阿美喝下热开水,恢复平静后向记者倾诉。她嫁给丈夫六年了,有了孩子,可是丈夫跟她吵架时,多次动手打她,让她无法忍受。两天前,她提着行李离家出走,手机关机,在街上流浪,一时想不开就想寻死。

当晚11时28分,阿美的丈夫和家人赶到派出所。家人帮阿美换上干净的衣服,丈夫向阿美承认错误。“发现她出走后,我们一直找她,可是她手机一直打不通,没想到她会做这种事。”阿美的丈夫说。看着老公细心帮自己穿衣服,阿美一直静静地不说话。向民警和记者道谢后,阿美跟随丈夫回家了。(海都记者 林莉莉 田米 文/图)

快刀短评

什么才是好新闻?

昨天中午,莉莉将这个题目报到了编辑部,凭着经验,我感觉这是个很有现场感的题目,一定要重点包装现场的图片,才能体现出事件的紧张感与代入感。遂与记者联系,却得知现场并没有摄影记者,文字记者自己也没拍摄图片,大失所望。

莉莉采访回来,跟我解释说,当时的现场情况太紧急了,她一直急着救人,完全没有心思拍图。她的这一席话,突然让作为一个新闻人的我羞愧难当。

这件事,让我想起了1994年的普利策新闻奖作品《饥饿的苏丹》,作品内容是一个苏丹女童,即将饿毙跪倒在地,而兀鹰正在女孩后方不远处,虎视眈眈,等候猎食女孩的画面。作品公之于世后,摄影师凯文·卡特受到了广泛的批评。认为他不搭救而只顾拍摄,是踩在小女孩的尸体上得了普利策奖。层层重压之下,凯文·卡特于同年自杀身亡。

凯文·卡特之死,或许正是记者追求“好”的新闻、“精彩”的镜头,与社会公德之间尖锐冲突的结果。

一切精彩的镜头,在道德良心面前,都是如此的苍白与渺小。(春风君)

上一页123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闽南网1月6日讯 上个月刚丢手机,昨天又把手提包给弄丢了,粗心的中学老师小范,这次却遇上好心人了。

昨天中午12点多,范老师回到家,正要掏钥匙开门,却发现挂在电动车前的手提包不见了。她原路返回寻找,却毫无踪迹,想起上个月出差时丢了手机,便再也找不回来,她觉得这次要找回包包,也基本没戏。回到家中,她用固定电话,试探性地拨打自己的手机,果然没人接,她不知道的是,捡到手提包的刘大姐,此时比她还着急!

小范(左)说遇到好人刘大姐,丢包的还没捡包的急

在学府路上,外出办事的刘银娇大姐,看见地上有个蓝色手提包。她捡起来,原地等了5分钟,没有人回来找,她便将包带回办公室想办法。“我看包里有考试卷,估计丢包的是个老师。”她发现包里的东西还不少,心里也着急起来。

刘大姐拨打114,查询考试卷上的学校办公电话,确认包里身份证上的人,正是这所学校的范老师。于是,她给学校留了电话,希望学校通知范老师来拿包。因为范老师的手机设置了开机密码,刘大姐没法通过手机联系失主,而且手机来电设置为震动,使她刚开始错过了范老师的来电。好在,范老师又一次打来电话,刘大姐接起电话,着急地说:“你的手提包在我这里”!范老师这才领回了她的手提包。

“我觉得好人好事,都该从自己做起,对自己对别人,都要有信心。”昨天下午,范老师在课堂上跟学生们讲述了自己的丢包经历,希望将刘大姐的好人精神传递下去。(海都记者 林莉莉 黄谨 文/图)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闽南网1月2日讯 睡醒了想妈妈,要出门却发现房门被锁,5岁的小勇(化名)借助椅子,从卫生间的窗户爬出,却被困窗外屋檐。

昨日早上6时30分许,小勇穿着单薄的秋衣,在台商投资区张坂镇黄岭村一民宅租房的屋檐上,瑟瑟发抖。

所幸,租住在附近的厝边们听到了小勇的呼救,展开了一场接力救援。

小勇困在屋檐,厝边正在救援(孙先生供图)

穿着单薄秋衣 小勇被困屋檐

“要不是那一泡茶,真不知道小勇现在会怎样。”23岁的四川南充小伙费凌云,说起这惊险的一幕,仍心有余悸。

昨天早上6时许,风有些刺骨,吹过租房的窗户时,留下“咻咻”的声响。费凌云刚加班完,与几个朋友回到了位于4楼的宿舍。大家收拾了茶具,烧一壶开水,准备泡壶茶解解乏,再好好地睡一觉。

“隐约听到小孩子的叫喊声。”费凌云说,他走到窗户旁一看,“小勇正穿着单薄的秋衣,赤脚站在屋檐上”,他顿时一个激灵,睡意全无,大喊着叫上朋友,赶忙跑出阳台往外望,小勇不住地发抖,屋檐仅约40厘米宽,他在风中有些摇晃。

几乎是本能反应,几人赶忙喊话,“小朋友,不要怕,在那别动,我们来救你”,说着,冲下了楼。

90后厝边接力 一把将小勇拉起

与费凌云同时下楼的,还有白炎辉、米百胜和马丹,他们都在同一家KTV上班,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

叫上了房东,几人一把冲上租房三楼,使劲地敲门,叫醒了沿小巷一排租房的租户,同事杨丹、小琳(音)、纯子(音)也被叫醒。纯子所在房间有一个向外凸出的防盗窗,窗户下方就是小勇被困的屋檐。怎么救人,大家很快达成了一致。

4名女生和房东一起,隔着防盗窗,安慰小勇保持镇定,同时指示他往内侧挪动,靠着墙壁蹲下,再慢慢向防盗窗移动,好抓住大家的手。紧接着,再让小勇低下头,慢慢从防盗窗下面移动至隔壁卫生间的窗户旁,费凌云和米百胜两人在那探出身子,等着接应。

大家屏住呼吸,紧紧盯着男孩,时间仿佛静止,终于,小勇移动到了卫生间的窗户外。这时,费凌云和米百胜两人赶忙抓住男孩的手,慢慢往上提。“提到一半时,我就把他抱了起来”,费凌云说,白炎辉则紧紧抓着他们俩的小腿,将他们往内拉。

将近20分钟的救援,小勇终于被解救,仅脚上轻微擦伤,并无大碍。

睡醒了想妈妈 他从窗户爬出

小勇被救下来后,几名女生赶紧拿来棉袄给小勇穿上,并找来暖水袋给他暖脚。众人试着联系家长,但家长电话却始终关机。厝边知道小勇还有一个弟弟小华(化名),担心小华的安全,大家便找房东要来备用钥匙,从租房里抱出已经睡醒的小华,让几名女生暂行照顾。随后,小勇的妈妈才闻讯赶回。

昨日上午,在台商投资区张坂镇黄岭村,记者见到了小勇及其家人。

小勇的母亲介绍,小勇平时比较黏她,昨日凌晨4时许,因为有事要出门,她又不愿叫醒正在熟睡的孩子,便将房门锁上,防止小孩子乱跑,没想到准备回家时,却得知孩子被困,自己差点吓晕,“幸亏有那么多好心邻居,孩子才没出事”。她说,近两天一定要找个时间,请这些好心人吃顿饭,当面表达感谢。

小勇为何会出现在自家租房窗户下5米左右的屋檐?小勇告诉记者,当时睡醒了,他想要找妈妈,门却被锁住,便找来一张椅子垫着,爬上窗户,沿着窗户旁的排水管爬到屋檐上,这才发现进退两难。

心理专家:

学龄前儿童最好不要离开成人视线

国家高级心理咨询师王永梅表示,小勇黏妈妈这一个细节,其实是学龄前儿童的一个特质。而这种想找妈妈的念头,在成年人看来,有时候会“执著到吓人”。与此同时,学龄前儿童由于方位感知能力并未建立,也不具备自我保护意识,很多时候,在成年人看来十分危险的行为,学龄前儿童并不以为意,就算家长屡次教育,孩子也不一定真正学会防范。在这种情况下,当他们长时间独自处在封闭的环境,就很有可能发生意外。

针对这种情况,王永梅建议家长,照顾学龄前儿童,最好让他们时刻处于成年人的视线范围内,假如让孩子独处,最好将其所在环境中的电源、火源等安全隐患排除,以减少意外出现的可能。(海都记者 张凯航)

闽南网12月30日讯 “钱包里有大量现金,还有很多张银行卡和身份证等证件,失主肯定急坏了。”昨天下午,出租司机褚祖旗拨打海都热线通95060,想通过海都,为一个被遗失的黑色钱包找失主。

褚师傅捡到的黑色钱包

事情发生在前日凌晨2时40分左右。当时,褚师傅开着出租车,行经泉州丰泽大酒店,有一名男子拦下车,和几个朋友寒暄一番,就上车了。

褚师傅记得,这名男子身高约1.7米,中等身材,留着寸头,胳膊上挎着外套。当时,男子的朋友还想留他继续喝两杯,但他说家里人催得急,得抓紧回去。男子有些醉意,上车后,就靠右门坐在后座。

几分钟后,他在宝洲花园后门下了车。褚师傅也没留意,就开车走了。但行至哥顿酒吧门口时,有另外一名乘客上车,他一开门,褚师傅就从内后视镜发现,后座上落下一个黑色的钱包。

“我抓紧把车开回去,但没找到人,宝洲花园后门也没有保安室。一时不知咋办,就把钱包上交公司了。”褚师傅很着急,因为他发现,这个钱包鼓鼓的,“看样子,失主是做生意的,包里还有很多客户名片,肯定很着急。”

公司清点完物品,做了一份失物登记。褚师傅注意到,钱包里的身份证和驾驶证的名字,都是“谢正伟”。

这个“谢正伟”就是失主吗?他到底在哪儿?褚师傅也拿不准,于是拨打海都热线通,希望失主看到报纸后,尽快和海都取得联系。

褚师傅今年38岁,江西人,当的哥有四五年了。今年5月,褚师傅从老家来到泉州,就职于泉州市洛江出租车公司。褚师傅的热心肠,公司的人都知道。以前,褚师傅在老家当的哥时,也在车上捡过钱包,同样也是上交给公司,然后通过警方或媒体寻人。

值得一提的是,每年高考期间,褚师傅还会免费搭载考生,也会定期到老年公寓,为老人提供免费运输服务。(海都记者 韩影 文/图)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气质时尚美女张靓颖登杂志高清写真

养眼美女夏美酱甜美小清新写真

俄罗斯女优

唐雨辰TYC - 珠海御温泉旅拍首套写真

相关阅读